口述:离过婚的我竟然还是处女身
2007-12-10 10:31:34.0


口述:离过婚的我竟然还是处女身

  我仍是处女,但处女身份却使我陷入尴尬的境地。下个月我就要结婚了,未婚夫是我深爱的男子,可我没有勇气告诉他我还是处女身。不明白缘由的人,一定会觉得这是荒诞不经的事情。

  刘淘淘女已婚30岁北京某外企高级经理

  更让人难以相信的是,六年前我结过一次婚,却没有和我的前夫发生过关系。

  第一次婚姻

  说来话长。六年前,我从外地来到北京,在一个不起眼的小公司做营销,收入不高,压力却很大,每天累得要死,却只能挤着公共汽车回到六百块钱租来的小平房。那时候,我没有体面的衣服,没有娱乐,更没有什么夜生活。我对自己当时的生活状况很不满意,但我没有体面的文凭,外表也不十分出众,要在卧虎藏龙的京城里混出个模样,真是难上加难。

  直到在一个酒会上认识了李诚明,我才隐约看到了“突出重围”的一丝曙光。李诚明是个五十多岁的新加坡商人,生意虽然做得不大,但也算得上是腰缠万贯。这个不甘寂寞的老男人看上了我,虽然我算不上漂亮,但至少还算年轻。

  那个酒会后不久,李诚明就对我展开鲜花加晚餐的猛烈攻势。对于这个老男人的意图,我自然是心知肚明。起初我只是应付了事,没想到的是,一个月后他却向我求婚,并许诺我在新加坡能过上优越的生活。对此我并非无动于衷——我没愚蠢到相信这个比我父亲还大几岁的男人能给我一生的幸福,但新加坡的永久居留权对我还是有吸引力的,我一直梦想能去那里读大学。经过好几个不眠之夜,我向他提出了我的要求——如果真结婚的话,那也只能是“有名无实”的婚姻。

  当时他没有丝毫犹豫就答应了我的要求。也许,像他这个岁数的男人,结婚也无非就是找个伴,以驱散单身生活的寂寞(他前妻三年前去世了)。

  认识不到三个月后,我们在新加坡举行了婚礼。除了一个要好的女朋友,我的家人和朋友并不知道我结婚的事实,我骗他们说我是去新加坡读书深造。

  为出国,我与老男人“假结婚”

假结婚之后

  在新加坡的日子并不像我起初幻想的那么美好——李诚明不仅算不上是富翁,甚至算不上是中产阶级。结婚以后这个老男人的缺点暴露得越来越多,他很小气,不再像结婚前那样舍得在我身上花钱,甚至在柴米油盐的问题上也十分抠门。不过,我还是顺利地成为新加坡某大学的学生,这是我感激他的惟一原因。

  说白了,我和他只是假结婚,或者说是骗婚。我和李诚明结婚后,虽然同住,却没有过真正的夫妻生活(没有发生关系)。

三年后,我拿到居留权,然后就跟他离了婚,回到北京发展。李诚明痛恨我欺骗他的感情,我也明白这样伤害一个人很不对。离婚后,我跟他就再也没有联系过。

  现在想来,那三年“有名无实”的假婚姻,在我头脑中实在没有留下多少记忆。虽然婚后的我在慢慢地发生变化,除了仍是处女身,我几乎是换了一个人。那三年我一边读书一边坚持打工,我不仅拿到了体面的文凭,也在那三年里积攒了一笔收入。我能感觉到自己变得越来越有自信,也越来越有女人味了。

  回到北京后,就职于一家很有名气的外企。通过自身的努力,我在事业上一帆风顺,这种成绩是三年前的那个我不敢想象的。与同龄女子相比,我不仅能自食其力,而且收入不菲。在北京我过上了我梦寐以求的自由、优越的生活。

  但是,在感情上我一直都不太如意,我想这可能是报应吧。以前是我欺骗了男人,现在轮到我受男人的欺骗了。那些虚情假意的男人,有的交往没多久就显露出赤裸裸的欲望,无非是看上了我的身体或者钱财,对于这样的男人我深恶痛绝。所以回北京后的几年里,我的感情生活几乎是空白。好在平时工作压力大,我没有很多时间去想这些事情。


 

 

 


本文引用的地址为http://wwwmm.blog.china.com
文章评论
[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,不代表中华网的观点或立场]
发表评论
昵 称:
内 容:
表 情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