处女情结:放纵男人的借口
2007-12-03 22:26:17.0


处女情结:放纵男人的借口

  周公子:

  我离婚了,像所有离婚男人一样众叛亲离,因为我在新婚之夜打老婆,只因为我发现她不是处女。她第二天就走了,一个星期后提出离婚。离就离好了,我被欺骗了,你不能想象我有多失望。

  旁人看起来,我是一个花花公子,同居,试婚,一个接一个地换女人。但其实,我也会觉得不安,越是换,我就越想得到一个纯洁的女性,这种要求难道很过分吗?对于我来说,世界上最纯洁的女人是我的初恋女友,可惜她与别人走了。当时我安慰自己:“世界上纯洁的绝对不止她一个。”但渐渐地,我越来越觉得也许只有她一个了。

  就在我灰心的时候,她出现了。结婚前,我始终不知道她不是处女,她的外表很清纯,我一见到她就爱上她了,什么都愿意为她做。我们相识半年就结婚了,从来没有提过这个问题。不然我会毫不犹豫地甩掉她,但我被她的外表欺骗了,我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,问这个问题简直亵渎了她。但女人就是一种善于欺骗的动物。纯洁的女人,纯洁的世界,如今离我们越来越远了。我还固执得坚强守着那些古老的信念,不知道有谁共鸣?——石头

石头:

  她是你选的,这是你的错。既然处女对你如此重要,为什么婚前你不搞清楚?你还有资格去赖别人?

  她从来没有说过自己不是处女,是你,一开始就把她硬说成处女,自己爱上她,又不择手段地诱惑她嫁给你。由此可见,你的认知有问题,有时,患这种病的人会把大理石像当成爱人。我建议你看看医生。

  但我估计你是不会去的。像你种人,往往只敢打老婆,却不敢面对自己扭曲的心。

  你对性其实极度洁癖。这种性洁癖表现在自己身上,就是同居试婚后的罪恶感;投射到他人身上,就是对处女的要求。但你努力规避前者,一边满足自己到处播种的性欲,一边拼命为自己找借口,把随随便便的的性行为辩解成“为了寻找一个纯洁的女性”;但对后者,你却非常苛刻。

  由此可见,你不能面对自己心里的罪恶感,想尽办法原谅自己的放纵;却需要把罪恶感发泄到别人身上,打老婆也是为了平衡内心的罪恶——你推罪于人,这是彻头彻尾的懦夫所为。

  你为什么不拉开架势对所有女人说:“大爷就是要个处女,不是处女我不娶。”这倒光明磊落。但你怕亵渎了她,这等于亵渎你自己的美梦,让罪恶感再次折磨你,所以你不敢。当时,你很灰心,她是你唯一的希望,只要她是处女,你的罪恶感就可以得到平衡——你不纯洁,至少你的老婆纯洁,你怎么能忍受这个美梦破灭呢? 你下意识保护自己的梦——这就可以解释,对于处女这样的重大问题,结婚前你为什么竟不闻不问。你实际上是在逃避失望,拼命说服自己:“她是个处女,她是,她是,她是……”你把头缩到自我幻想的龟壳里,不肯面对真实的世界,你注定被失望吞噬。

  想找个处女,这是你的权利。但你就是婚前搞不清楚状况,婚后不敢面对错误,还要把责任推卸到一个可怜的女人身上,既无知,又无耻,这才是你真正的问题。——周公子           [稿源:大洋网-信息时报 ]

 

 

 


本文引用的地址为http://wwwmm.blog.china.com
文章评论
[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,不代表中华网的观点或立场]
2007-12-19 15:39:26.0

2007-12-16 13:46:41.0
既然在意,那是该问清楚。
发表评论
昵 称:
内 容:
表 情: